当地时间7月13日,伊朗外长阿卜杜拉希扬在接受意大利《共和国报》采访时表示,“我们和俄罗斯有不同类型的合作,包括在国防领域,但我们不会在这场冲突中帮助任何一方”。伊朗外长强调将避免任何可能导致事态升级的举动,间接否认了伊朗向俄罗斯出售无人机的说法。

同一天,克里姆林宫发言人佩斯科夫也表示,普京在访问伊朗期间不会同伊朗总统莱希讨论采购无人机的问题。

俄罗斯和伊朗双双否认无人机交易,原因在于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11日在白宫新闻发布会上声称:“伊朗政府正准备向俄罗斯提供多达数百架无人机,伊朗正准备训练俄军使用这些无人机,最初的训练课程最早将于7月初进行”。

2022年5月28日,伊朗军方首次对外公开了新建成的第313地下无人机基地,该基地作为伊朗第一个无人机专用地下作战设施,占地面积相当大,里面则是存放了上百架来自伊朗空军和陆军的大、中、小型察打一体无人机。

基地内最大的无人机是去年2月份才最新公开的“卡曼”-22大型察打一体无人机,它的气动外形与美军的MQ-9“死神”无人机比较相似,但是挂载能力要弱不少,只能挂载300公斤的弹药执行对地攻击任务。不过,由于“卡曼”-22机头配备有宽带卫星通信设备,因此它可以执行超视距打击任务,作战半径1500到2000公里左右,单程最大飞行距离号称3000公里。

只是由于伊朗目前还没有通信卫星,因此它主要是通过租借友好国家的民用卫星通信信道的方式完成无人机的超视距数据和指令传输。“卡曼”-22挂载了两款新型号的对地攻击弹药,一款是名为“海达尔”-1的空射对地攻击巡航导弹,另一款则是名为“极光”的红外成像空地导弹。

展示的大型察打一体无人机还有一款FOTROS(“堕落天使”),它是去年4月开始量产的型号,气动设计则是与以色列“苍鹭”TP大型侦察无人机非常相似,但是尺寸比“苍鹭”TP要稍小一些。该机同样配备了宽带卫通设备,作战半径则是号称1500公里到2000公里。性能方面,该机与““卡曼””-22无人机相似,但武器挂载能力更强,执行对地打击任务更有优势。

此次还展示了“卡曼”-12察打一体无人机。该机是2019年首次露面的,与“卡曼”-22相比,它的尺寸和最大起飞重量小了很多,最大武器挂载能力则是只有100公斤,算是中型察打一体无人机。气动方面“卡曼”-12也与“卡曼”-22完全不一样,它采用了双尾撑结构,最大作战半径则是号称有1000公里。

除了“卡曼”-12之外,还有“阿巴比尔”-5(Ababil-5)和“莫哈吉尔”-6(Mohajer -6)等中型察打一体无人机。前者2018年就已量产,而且还出口埃塞俄比亚和委内瑞拉,可想而知伊朗在无人机领域确实比较有实力。后者今年4月才首次公开,相比之下“阿巴比尔”-5挂载能力更强,3联挂架可以携带6枚空地制导炸弹,“莫哈吉尔”-6则只能携带4枚炸弹。

此外,展示画面中还出现了两款自杀无人机,一款是使用三角翼,无水平尾翼的“阿拉什”自杀无人机,该机打击航程号称2000公里,没有光学设备,应该是使用惯导加卫星修正的制导方式。另一款则是与以色列“哈洛普”外形非常相似的“敖米德”自杀无人机,该机今年4月才首次露面,制导方式和性能均未知。

2011年,伊朗通过电子战手段成功捕获RQ-170“哨兵”隐形无人机,高调对外展示打脸美国后还进行了仿制。

RQ-170“哨兵”隐身无人机是当时美国最神秘的无人机之一,该机采用了类似B-2轰炸机的隐身飞翼式结构,而且体积要小得多,这使得其隐身能力达到世界领先水平。这款无人机服役后,主要负责渗透入假想敌领空进行秘密侦察。据美军技术专家表示,伊朗先是切断了美无人机的数据链,然后输入了虚假GPS数据,命令这架无人机在伊朗境内着陆。据推测,伊朗从俄罗斯获得的先进雷达干扰和欺骗系统起到了关键作用。而美国也猜测,伊朗很可能将该无人机的相关技术与俄罗斯进行共享。

2018年,伊朗军方再次捕获一架美军MQ-9“死神”无人机,MQ-9“死神”无人机的最大起飞重量达到了4.76吨,一共有7个复合武器挂架,可挂载反坦克导弹和激光制导导弹等等。长期活跃在中东各个角落,如巴基斯坦、阿富汗、伊拉克等国,主要目的是执行反恐任务。MQ-9“死神”无人机可以说是全球进行实战次数最多的无人机之一了,截至目前已经完成了上千次的“定点清除”任务。

虽然被美国制裁了几十年,但伊朗在武器装备的自主研制方面没有放松,而从伊朗几年后推出类似MQ-9的“卡曼”-22大型察打一体无人机来看,伊朗已经实现了仿制。外界认为,不断地捕获和仿制使伊朗无人机技术提高了几十年。

除了型号齐全,体系完善外,伊朗无人机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有比较丰富的实战经验,尤其是在使用廉价的自杀式无人机方面。

自杀式无人机不依赖跑道,使用地面、汽车或船舶上的弹射器起飞,用降落伞着陆。尽管简陋粗糙,但胜在便宜量大耐用。据报道,也门胡赛武装曾多次使用伊朗提供的自杀式无人机偷袭沙特阿拉伯军队和炼油厂。

而伊朗的大中型无人机主要的实战地点是在叙利亚和伊拉克,为伊朗支持的叙利亚政府军和伊拉克亲伊朗民兵提供各种支持,包括打击IS极端组织武装。

还有就是由于和美军经常对峙,伊朗无人机在波斯湾非常活跃,时不时有伊朗无人机执行跟拍美军航母战斗群的任务,而且跟踪距离很近画质很高。虽然没有直接开战,但有美军的“陪练”,伊朗的无人机实战技术,无疑刷到不少经验值。

相比伊朗,俄罗斯在无人机方面起步较晚,在苏联解体后,其无人机开发项目被迫暂停,直到2008年俄格战争,俄军才首次在战场上试验无人机,然而没有取得理想的效果。在叙利亚冲突中,俄罗斯人使用无人机搜索,并为地面及空中火力平台指示目标等,不过无人机数量也不多。

俄乌冲突开始以来,双方都使用了大量的无人机。但俄罗斯近2000架无人机中,大部分是侦察用途的小型机,主要作用是侦察敌情和为炮兵提供支持。最著名的是Orlan-10和Eleron 无人机系统。根据俄罗斯国防部发布的视频显示,目前战场上的支援火炮的作用非常重要,而 Orlans 无人机可以有效地检测目标、确定坐标、瞄准目标并查看攻击效果。Orlans无人机还被用于轰炸任务,但只能携带小型弹药,打击能力有限。

实际上,俄罗斯也同样拥有研发和生产大型察打一体无人机的能力,俄罗斯最先进“猎户座”无人机起飞重量1吨左右,飞行高度7500米,续航力可达24小时,与美国的“捕食者”属于同一等级,能够携带200公斤的武器载荷。但缺点是数量严重不足。俄乌冲突开始前,外界猜测其数量不过十几架,每年产量不过30架。这也是很少能看到俄罗斯大型察打一体无人机现身乌克兰战场的原因。

从军事角度来看,西方“海马斯”火箭炮等远程精确武器出现在乌东战场,持续打击俄军弹药库和指挥所,导致俄军进攻节奏,明显放缓,俄军最好的克制手段就是部署大量察打一体无人机,可是这恰恰是俄军的短板。西方也是看到了这一点,开始加大向乌军提供远程武器的力度。

压力下,前不久,俄罗斯《生意人报》报道称,俄乌冲突后,俄罗斯国防部向主要的军用无人机制造商——喀琅施塔得公司下了大笔“猎户座”无人机订单,该公司已开始三班倒地昼夜生产,并不断对外招聘工人,扩大产量。但远水解不了近渴,如果能购买伊朗大型察打一体无人机,俄军就能更快反制乌军的远程火力。

此外,有分析指,俄军一旦取得伊朗自杀型无人机后,很可能会利用其攻打深入乌克兰较高价值的目标。因为自杀式无人机要比用巡航或弹道导弹便宜多了。俄乌冲突进入消耗战阶段后,便宜的无人机是长期消耗的一个很好的选择。

因此,俄罗斯如果能得到伊朗无人机的支持,无疑会强化俄军在俄乌战场的监控,打击和侦察能力。虽然如今俄伊两国双双否认,但此事并一定会完全泡汤,交易是否能达成,还要看各国背后的博弈。但有观察则认为,美国在拜登总统开启中东之行前,放出关于伊朗向俄罗斯提供军火的消息,意欲借此由头加强制裁伊朗的意味相当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