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美国《》网站4月24日报道称,以色列和伊朗将在叙利亚爆发一场公开冲突的战鼓声越来越响亮。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对叙利亚政府发起又一次一次性导弹袭击。就在此次袭击之前,以色列疑似于4月9日袭击了叙利亚一座空军基地的一处伊朗设施。这引发了莫斯科和德黑兰的叙利亚政府支持者的严厉谴责。

报道称,尽管以色列并未承认实施了此次袭击,但这符合人们熟悉的模式。2012年以来,据信以色列对叙利亚境内疑似与伊朗有关的场所发动了100多次袭击。以色列官员私下说,这些都是必要措施,旨在防止伊朗对以色列边境形成永久性威胁,并阻止武器流入伊朗的黎巴嫩代理人手中。

以色列国防部长阿维格多·利伯曼对以色列电台说:“不管代价如何,我们都不会允许在我们周围形成一个套索。”当被问及战争是否迫在眉睫时,他说:“我希望不是。我认为我们的主要角色是防止战争,这需要真切具体的威慑手段以及做好应对准备。”

在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采访时,伊朗外交部长·贾瓦德·扎里夫也发出了要求保持冷静的类似呼吁,尽管他指责以色列侵犯叙利亚领空的举动令局势升级。

尽管如此,但扎里夫还是警告说,以色列正在玩一场危险的游戏。他说:“他们应该预料到,如果他们继续侵犯其他国家的领土完整,就要承担后果。最简单的办法就是阻止——阻止这些侵略行为,阻止这些入侵举动。”

但是,以色列已明确表示,伊朗深度介入叙利亚是以方设定的一条红线。以方指出了可能配有炸弹的伊朗无人机进入以色列领空这一新威胁,以及从黎巴嫩南部发射的火箭这一原有威胁。一种说法称,4月9日的袭击是以色列首次直接袭击伊朗装备和人员,并且打死了一名伊朗无人机高级指挥官。

在2018年4月,以色列军方披露了关于叙利亚境内存在一支伊朗“空军”的细节和卫星照片。此次披露应该是以色列向伊朗革命卫队发出信号,如果伊朗或其代理人发动袭击,以色列拥有新的打击目标。

从伊朗角度而言,伊方在叙利亚的存在旨在合法保护其盟友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伊朗认为自己有能力从以色列邻国威胁以色列,以此作为针对一个长期地区对手的潜在威慑。

《》的本·哈伯德和戴维·哈尔布芬格写道:“以色列领导人经常威胁要轰炸伊朗,因此在以色列边境附近拥有强大军事代理人会给伊朗提供一些保护。这种想法认为,若以色列袭击伊朗,以方清楚本国可能会受到黎巴嫩,也可能是目前在叙利亚活动的其他民兵组织的有力反击。”

这种不断升级的紧张关系正值伊朗这个共和国内部的不满加剧之际。萎靡的经济已引发国内民众对伊朗政府的普遍不满,甚至促使伊朗总统鲁哈尼抱怨伊方在叙利亚的高成本战争。但是,与以色列发生更大范围对抗的前景——以及可能即将到来的关于伊核协议的戏剧性变化——可能说服伊朗政府内的强硬派,现在是严阵以待的时候了。

报道称,英国新闻记者安谢尔·普费弗在《》上写道:“在伊朗领导层决定推进革命卫队关于在叙利亚建立永久基地的计划之后,影子战争已经公开化了。该决定并非毫无异议。伊朗总统领导的一个派别支持将这些基地将花费的巨额资金投入伊朗国内经济。但是革命卫队的意见能得到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的倾听,而且革命卫队渴望利用其赚取的资金支持巴沙尔政权。”

前面的道路充满凶险。以色列军事情报机构前指挥官阿莫斯·亚德林对普费弗说:“伊朗决心巩固其在叙利亚的地位,而以色列决心阻止伊朗。”

亚德林指出,俄罗斯将扮演一个关键角色。俄罗斯军队帮助构建了叙利亚政府军的防空体系,而且俄方外交官与伊朗和以色列均保持对话。亚德林说:“除非普京介入其中加以阻止,否则冲突不可避免。”但最近的情况表明,俄罗斯对伊朗的影响力有限,俄方更关心对叙利亚政府进行支援。

与此同时,美国一些政策人物看似渴望让以色列继续实施针对伊朗的秘密行动。他们认为,在美国总统特朗普希望从叙利亚脱身并将叙利亚的稳定托付给伊朗的逊尼派阿拉伯对手之际,以色列的袭击行动是必要之举。

布鲁金斯学会的苏珊娜·马洛尼写道:“有一条在叙利亚遏制和威慑伊朗的途径……但这不仅仅需要以色列对伊朗动手的急切心情以及一些阿拉伯国家在一旁的喝彩。”马洛尼主张特朗普政府进行更有力的外交接触,并警告不要退出伊核协议从而疏远盟友。

今年2月,国际危机研究组织发表一份报告,警告当前的紧张局势导致叙利亚境内“出现误判的可能性增大”。此后,局势升级的风险还是加剧了。(编译/杜源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