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6月25日,伊朗德黑兰,伊朗外长阿卜杜拉希扬(右)同到访的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左)。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3月11日,受俄乌冲突影响,美国和伊朗叫停已进入最后阶段的重返伊核协议谈判。之后,一直没有迹象显示谈判将重启。

为了让更多石油进入国际市场,美国开始与委内瑞拉谈判,拜登还将于7月对沙特阿拉伯进行上任以来的首访。全球已探明石油储量排名第四的伊朗也成为美国考虑拉拢的对象。

另一方面,谈判暂停后,伊朗继续向西方施压,不断提高浓缩铀产量和浓度。截至5月中旬,伊朗浓缩铀储量已经达到伊核协议限制的18倍。

上周末,正在伊朗访问的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宣布,欧盟与伊朗将重启重返伊核协议谈判,美国也将参加。

但与此前几轮不同,中国、俄罗斯等伊核协议其他签约国不会参加本轮谈判。美国和伊朗将先解决两国的分歧,欧盟充当中间人。

据6月26日报道,上周六,博雷利在伊朗首都德黑兰与伊朗外长阿卜杜拉希扬共同宣布将“在未来几天内”重启谈判。

博雷利表示,未来几天的意思是“快速、马上”。他指出,俄乌冲突让地缘政治发生了巨大变化,在这一背景下,完成重返伊核协议谈判比任何时候更重要。

阿卜杜拉希扬则希望在新一轮谈判中,美国能采取“现实和公平的做法”,让伊朗完全获得2015年伊核协议中规定的所有经济利益。

自去年开始,美国与伊朗就重返伊核协议举行了八轮谈判。由于伊朗拒绝与美国直接对话,伊核协议其他签约方作为中间人,负责在美伊间传递消息。

据博雷利介绍,本轮谈判不会在维也纳举行,因为谈判只涉及伊朗、美国和欧盟三方,欧盟将充当中间人。

如果谈判有了结果,伊核协议所有签约方才会在维也纳再度会谈。博雷利没有透露谈判的具体时间和地点,仅表示将在海湾国家举行。伊朗媒体报道称谈判地可能是卡塔尔。

周六晚,伊朗总统莱希在电视采访中呼吁美国尽快取消对伊朗的制裁,指责美国和欧洲违反伊核协议规定。

在3月的谈判暂停时,美国与伊朗的主要分歧点包括伊朗要求美国取消对伊朗革命卫队的制裁、将其移出恐怖组织名单,以及美国确保美国政府今后不会再退出伊核协议。

鉴于美国的政治体制,拜登政府很难为下一届政府做出保证。美国前副总统彭斯已经放话,如果拜登政府与伊朗达成协议,等到共和党上位时,共和党人将在“第一天”就撕毁协议。

而在伊朗革命卫队的问题上,总部位于伦敦的新闻网站“中东之眼”援引知情人士称,伊朗愿意在将伊朗革命卫队移出恐怖组织名单上让步,以换取美国取消制裁。

知情人士称,伊朗的提议是该国在恐怖组织名单问题上让步后,美国取消对哈塔姆·阿尔-安比尔建筑公司等实体的制裁。该公司为伊朗革命卫队所有。

但美国一直坚称对伊朗革命卫队的制裁与伊核协议无关。美国此前强调,如果伊朗想要解除与伊核协议无关的制裁,伊朗也需要做出额外让步,比如不再针对美国官员采取行动。

有消息人士称,伊朗和美国正在考虑就不针对对方官员采取行动达成协议,以换取美国在伊朗革命卫队问题上让步。

但上月底,以色列总理贝内特称拜登已经知会他,美国不会将伊朗革命卫队移出美国的恐怖组织名单。

伊朗革命卫队是伊朗的重要武装力量,独立于正规军之外。在带美国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后,美国前总统特朗普于2019年将伊朗革命卫队定为恐怖组织,指责该组织在中东扩张。

一年后,在特朗普命令下,美军在伊拉克暗杀了伊朗革命卫队“圣城旅”最高指挥官苏莱曼尼。今年初,伊朗总统莱希喊话美国,称除非特朗普和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接受公正的审判,否则伊朗将就苏莱曼尼之死实施报复。

于本月初通过决议,谴责伊朗没有在核项目上与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展开实质性合作,呼吁伊朗立刻采取行动履行其法律义务。

作为反击,内的27台IAEA监控摄像头,目前剩下40台还在正常运转。IAEA官员将此举称为对重启谈判的“致命打击”。

IAEA在5月底发布的季度报告显示,截至5月中旬,伊朗浓缩铀总储量已达3809.3公斤,是伊核协议限制的18倍;浓缩铀丰度也突破了伊核协议3.57%的限制。

目前伊朗存储的丰度20%浓缩铀升至238.4公斤,远高于3月的56.3公斤;丰度为60%的浓缩铀有43.1公斤,比3月增加了9.9公斤。丰度60%浓缩铀存储量已经超过IAEA的“重大数量”界线。根据IAEA定义,“重大数量”意味着不能排除有能力制造核弹可能。

武器级浓缩铀需要达到90%的丰度。预计,伊朗可在10天内将浓缩铀丰度提高到90%。伊朗一直否认有意制造核武器,强调一旦解除制裁,该国采取的措施均可逆。

就在上周日,也就是宣布要重启谈判后一天,祖尔加纳卫星运载火箭,这也是该火箭的第二次试射。

美国情报机构今年3月的评估指出,伊朗的卫星运载火箭试射缩短了该国制造出洲际弹道导弹的时间,因为两者使用的技术相似。但伊朗坚称,该国的火箭发射只是出于民用和防御目的。

在伊朗加大施压力度之时,随着美国中期选举临近,拜登政府对抑制油价的需求也越来越迫切。此前多项民调显示,高通胀是美国选民最担忧的问题。

自拜登上台以来,伊朗一直在为石油解禁做准备。欧佩克通过非官方来源统计的数据显示,2020年伊朗原油产量为199万桶/日,到2021年已经升至239万桶/日。今年3月到5月,伊朗的原油产量均在254万桶/日以上。

预计,一旦美国与伊朗达成协议,在之后三到六个月内,伊朗的原油出口能达到100万-130万桶/日。伊核协议其他签约方需要至少两到三个月确保伊朗重新履行协议,因此在协议签订后,伊朗无法立刻提高出口。

除增产之外,Kpler估算,截至今年2月,伊朗有约1亿桶石油装载在油轮上,以便在有需要时能快速发货。装船的石油中一半为原油,其余为凝析油。

美国银行则预测,如果美国与伊朗达成全面协议,在协议达成后一年,伊朗能向全球市场出口的石油最多能达到4亿桶。但如果重返伊核协议,中东地区的无人机袭击和船只遇袭事件可能增加,继续推高国际油价。返回搜狐,查看更多